yaoshengyiai

木彡贝勒·LoFoTo:

【纯净自由·新西兰 Part III】

……超了10张还不够,再来10张。

微博:@木彡贝勒

另外上次有盆友问拍摄地点,这次加上:

1、皇后镇空中餐厅;

2、普卡基湖;

3、凯库拉观景台;

4、5、提卡波;

6、7、瓦纳卡;

8、9、箭镇;

10、忘了……

helloway:

在蒲甘的时候,因为天上没有云彩特别沮丧,回来看照片才发现,云彩在地面不也挺好的么!

到隔壁岛国散散步(三十三)

mola很懒:

当朋友们来向我咨询,问关西有哪些景点值得一去时,我似乎说来说去都是寺庙。也只有这时候我才发现,原来不是每个人都爱好逛寺庙的,嫌我说的烦了,我也会怄气一般得来一句,那你去大阪窝着吧,大阪没寺庙。他们大多觉得寺庙长得千篇一律,没必要都去踩点,我总会辩解说,东大寺的大佛是别的寺庙没有的,鹿苑寺的金阁是独一无二的,西本愿寺的恢弘大气是京都第一。后来我索性放弃,寺庙本就不应该拿来对比,带给观者的感动也更多是发自本源的,何必强行“推销”呢。


一个人旅行的好处就在于我可以随心所欲去自己向往的地方,并可以停留到真的想走为止。有人说一个住,睡眠会比较浅,容易早醒。我想我这种大条的神经应该不是这样的,每次在外旅行时,那种拼命三郎的行走方式,绝对是来自我对钱很在乎的本质,我要去经历常规生活体会不到的所有可能。







京都不像东京那样快速的生活节奏,也无法和大阪的热闹相比,时间在这儿走得特别慢又安静,似乎便利店这样的产物都和这座城市有些格格不入。反倒是被视作影响市容的电线,像城市的血脉延伸触及到每一处,又如同结界般在空间时间上把城市独立出来。




东寺(http://www.toji.or.jp/,强烈推荐去官网看看,做得很用心),又名教王护国寺,作为古都京都文化财的一部分列入世遗名录。它和著名遣唐使——空海(弘法大师),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。对空海最早的认知来自家乡的灵隐禅寺,藏经阁后华严殿前,有一尊大师的雕像。空海自东土大唐习得佛法,回到日本后开创真言宗,而东寺正是日本真言宗总本山,其中御影堂就供奉着弘法大师像。










冬日初升的太阳还离地平线很近,于是拉长的影子在地面大范围地覆盖,在光影中行走感受冷暖,些许地懒洋洋是最惬意的状态。从南大门进入,首先引入眼帘的就是本堂——金堂。虽然还没到参拜时间大门紧闭,但仅从外观欣赏也是享受。在它旁边更加惹眼的是一座塔——日本最高的五重塔,高约五十五米,据说里面存放着空海大师从大唐带回的舍利。


寺庙的安静古朴是最能吸引我的地方,也是和日常生活反差最大的特点。就这样闲散地在这地界中散步,来来回回同个地方走上好几遍也不觉得无聊,内心的浮躁反倒是一点点沉淀。的确要承认,寺庙的建筑在某种程度上是很雷同的,内部供奉的佛像又是门太深奥的学问,可它总归不是单纯的景点。跟宗教相关的食物,不都是带点玄机带点神秘,带些人与神的对话性质么?除去所有表象,看不到的地方也是庙宇最美好的地方吧。




Roseeeeeeee·LoFoTo:

直到我走过这么一段路,我才明白为什么只有美国才有真正的公路片,

所谓的平凡之路,在这里也确实是再平凡不过了,

但是当我第一次看见这样广阔无垠的荒漠和笔直的通天大道,

还是忍不住停下车掏出相机。

听说66号公路上这样的大道更是比比皆是,

希望明年有机会可以走一趟。

第一次发黑白片,

因为实在没有颜色可以表达我对这样的景致的喜爱和敬畏。

Shot in the way to the Death Valley National Park,California.

安一然.Saunato:

北非摩洛哥,有这样一座小城,它并非紧邻地中海,但是却保存着最为经典的地中海风格建筑和装饰,甚至胜过享誉世界的圣托里尼。在这里,蓝色是主宰,蓝色是灵魂,这里是舍夫沙万。

骑猪闯天下:

『迦南之地-走近以色列(二)』(耶路撒冷·转角的背影·记忆的皱纹)

耶路撒冷老城错综复杂的街道只是匆匆,总能在这么一个转角之后,豁然开朗,或是偶遇一枚精灵,或是不愿去打搅的余晖中的背影,就像印象里的锡耶纳,安静,却又不期而遇。

走在老城的青石板上,不知何故,让我想起10年前的支教生活,想起那段时间无数次踏过的小镇的青石板,岁月磨光了棱角,却雕刻了记忆的皱纹。